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 -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 -历届论坛文集 -中国哲学中的自性化

中国哲学中的自性化

发布人:约翰•比贝       2013-01-28 字体:

声明:文章版权归本站和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我站连接及说明出处!

摘要:

中国哲学中的自性化


约翰•比贝


借助中国哲学,我们可以更为接近荣格在事业的后半期对自性化的定义。这后半段的事业以《梦、回忆、思考》作为顶点,他在生命快结束的时候把它交给了安吉拉-杰夫,因此,我们至少有一些资料帮助我们了解他对他自己的自性化的感想。我只举三个中国哲学的例子,它们帮助我更好地理解了荣格所说的自性化的发展特征。并且,它们可以以各自独特的方式来说明一个概念,那个让荣格超越他的前一个29年半的概念。
我的第一个例子是来自于所有中国哲学的起源之书——《易经》。我总是把这本书叫做关于自性的教科书,我认为对于那些尚没有找到方法接纳自性的视角的自我,它是一种捷径。我们在这样使用着它,它就像是自性的一个替身在面对着那个已经弹尽粮绝的自我,我猜想,是否在这本书中本身就存在着对自性化的描述。我的意思是,当然,这本书扮演着一种超出书本本身的功能的角色,它可以帮助自我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意图提交出来以供探究。但是,还有没有可能,是《易经》文本中的某些东西,而不仅仅是使用《易经》的过程,帮助自我把自己交付于自性的视角,并进而发生了自我态度的改变?
        
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的以《易经》第14卦,大有中的第四爻呈现出来,就像最初是在向《易经》询问一般。当然,我并没有真的起卦。这一爻说:

匪其彭,无咎(英译:与众不同)
卫礼贤这样注解这一爻:匪其彭被理解为是“一个人处于有权利和富贵的邻居之间,以权富为邻”,这是一个需要极大的有意识的谦逊的位置。对于我来说,和他的注解争论会很奇怪。但是,我确实对此有不同的理解,我想这一爻所指的是一个更为富有的,一个懂得咨询神宇的人,我觉得这样的人应该是一个孔子所谓的君子,一个处于自我修养之路的人。
这一卦都在影射一个人的“大有”,其中描述的是火在天上的意象:卦中各爻描绘的是,这足以照耀远方的光芒,在其聚焦过程中将要面临的不同问题。这一意象是个十分恰当的隐喻,隐喻的是那伴随自性化而呈现的高度意识。这一意识显然超出了他周围(与它为邻)的那些有限的意识。那个将心理的光芒谦逊地从卑微的自我的身上转向到自性,让它处于自性之中的人,其实获得了某种巨大的财富,这财富是一个高级的意识,同时,他也从此要接纳自己对它肩负的责任。这一意识会将他与他的相邻者分开,他们还仍然依附于平庸的自我视角。

《易经》把那些与这种意识相接触的人称为“圣人”,他们是属于那个被荣格称为自性的意识的,是为这个高层的意识服务的人。无论怎样理解这个词,承认自己是这样的人,都是不谦虚的,然而《易经》却说,无咎,当一个人看到了自己这个或许伟大的意识,并发现自己与邻近的人不同的时候,无需受到责备。《易经》并不担心这样一种个体的与众不同,不担心这种个人的膨胀。事实上,通常情况下,能够认识到自己具有这一水平的意识反而会让一个人比其他人更为谨慎。个体必须小心注意,别的人可能并没有到达他的境界,同时个体还要对自己仍然具有的无意识保持警惕,因为,别人可能会利用这一点,压制你,以便让你变得和他们没有区别。这也再度说明,为什么,当我们更为有意识的时候,我们要和我们的临近者保持区别。我们还必须注意,我们自己的自我也可能是其中一个邻居,它也可能会嫉妒那已经被个体尽力获得的自性的视角,并企图贬低它。

另一个帮助我更好地理解自性化的这个方面的中国哲学,是孔子关于自我修养的观点。 哈佛大学的杜维明教授曾努力将这种观点介绍给西方。他在源于孔子,并在此基础上有所发展的孟子的观点中找到了这种思想,然而,他同时也发现,这种观点也存在于庄子的道家哲学以及禅宗之中。他倾向于把这种自我修养当作儒家的思想来叙述,是因为,孔子把共情和整合变成了一种关于修身养性的操作,通过这种操作,对待他人的仁善、道德和最大程度上对自性的工作相联系起来。儒家思想两个重要的核心是“仁”和“礼”。杜维明指出,两者之间存在一个“创造性的张力”,只有在个体理解了,对于真正的儒家思想,礼不是空洞的伪装人格的形式,而是一种仪式,通过这种仪式,仁才得以实践,以便使得仁真的对别人有所助益,只有在理解了这个之后,这种张力才可以得到解决。他说,“礼可以看作是仁在确切的社交中的外化。”当然,仪式不能够代替心的至诚,至诚是儒家的最高境界,所以,他进一步明确道:“最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到仁优先于礼”。尽管我们认识到“仁与礼的不可拆分”。   他解释说:“从词源学上看,汉字“礼”表现的是一种自我牺牲的活动,在最早的字典中,它的含义是 “踩踏”与 “跟随”  这里的踩踏特指在供奉神灵或是人类获得幸福的地方的踩踏行为”。他补充说:“无论我们关注它起初的牺牲意义,还是它关于礼仪的派生意义,礼都暗含了一种“外它”的存在”。 

心理学的自性化总被描述为一个逐步发现自性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我们需要忽视对集体的依赖。而有趣的是,以妥善地对待别人为行为目标的“礼”却被当作了正确发展自性的道路。我在孔子对《易经》的通篇注解中都发现,其中强调了这种类似于佛教的“正确的行为”。这也是为什么我倾向于卫礼贤的翻译,因为在他的翻译中着重于对《易经》的道家层面的理解,更注重对于道的运动的冥想,而不是注重对他人行为规范的伦理定位。通过指导自身的外部行为来促进道,这是道家常嘲笑的观点,他们认为这是典型的儒家的想法。
可以肯定的是,假如总是寻找正确的行为方式,人们就会失去道,正如老子所说,这个道需要我们到达“虚无”,而不是要我们催促自我去寻找通往德性的正确路线。儒家的思想对自性化的理解也有所助益,自性化不仅仅是顺应道而行,而是还要能够超越自然的本能,把它转变为更加深刻的视角。

About us - 组织介绍 - 联系方法 - 加入我们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版权所有@1997-2013
粤ICP备17133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