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 -学术探索 -学者专栏 -多拉·卡尔夫

多拉·卡尔夫

发布人:       2012-10-18 字体:

声明:文章版权归本站和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我站连接及说明出处!

摘要:

多拉·卡尔夫

 

       多拉·卡尔夫1904年12月21日出生于瑞士。1944年,通过孩子之间的交往,卡尔夫认识了荣格的女儿格莱特(GetJung-Baumann),并保持着终生的友谊。通过格莱特的介绍与安排,卡尔夫认识了荣格。

  1949年,作为两个孩子的单亲母亲,卡尔夫开始了她在瑞士苏黎世荣格研究院6年的学习,并由荣格的夫人爱玛·荣格为其进行心理分析。为了靠近研究院方便学习,她买下了昭里孔(Zollikon)的一栋古老的房子。该房子始建于1485年,庭院中有着美丽的喷泉,“沙盘游戏”有了一个理想的出生地。卡尔夫让荣格的儿子皮特·荣格来帮助装修房子。皮特是一位建筑师,并带有心理分析的灵感。装修后的房子让荣格本人都十分羡慕,并开玩笑地说要和卡尔夫互换彼此的房屋。

  1954年,卡尔夫参加洛温菲尔德在苏黎世的讨论,深受启发,也由此引发了一种内在的梦想,寻找一种能够有效帮助儿童心理分析的方法与途径。于是,卡尔夫决定去伦敦跟随洛温菲尔德学习其“游戏王国技术”,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荣格。荣格回忆起他自己曾在1937年听过洛温菲尔德的有关报告,并且同样有着深刻的印象,于是对卡尔夫的计划给予了鼓励和支持。

  1956年,完成了苏黎世荣格研究院所有课程与要求的卡尔夫,由于没有大学文凭,不能获得荣格心理分析家的资格。于是,卡尔夫写信给洛温菲尔德,前往英国伦敦洛温菲尔德的论据开始了她的“游戏王国技术”的学习。在此期间,卡尔夫还从师于维尼考特一段时间。英国的荣格心理分析家,以其儿童发展理论而著称的麦克尔·弗德汉姆,承担了对卡尔夫的指导。

  一年后卡尔夫从英国返回瑞士,她把洛温菲尔德的“游戏王国技术”与荣格分析心理学相结合,也致力于把东方的思想融会以更为有效的儿童心理治疗实践中。为了区别洛温菲尔德的“游戏王国技术”,卡尔夫用了“沙盘游戏”来命名自己的理论与实践。

  “沙盘游戏”的内涵

  尽管“沙盘游戏”治疗的最初表现形式源自西方,但其内涵正是某种矗性的心理存在,冥冥之中回归于东方的智慧。在卡尔夫创立沙盘游戏的过程中,曾爱两个大梦的启迪,那也正是她所接受的中国文化的感召。

  1、沙盘游戏的寓意

  “沙盘游戏”(sand-tray and sand-play)的名称给了我们三个“关键词”:“沙”、“盘”和“游戏”。首先,儿童喜欢沙,似乎是对沙具有某种出乎天性的情感。几乎所有的幼儿园里都有“玩沙地”和“玩水池”,同样是一种天的沙的游戏。

  哲学家像孩子一样对沙着迷。“一粒沙就是一个世界”,说得并不夸张,看上去细微的沙粒,又有谁能知道百万年之前它的模样呢?又有谁能经历如此悠久的时光而依然保持着如此实在的触感呢?于是,远古的先民们赋予沙许多神性,用沙来占卜,用水来表达心愿,用沙来治疗与治愈。藏传佛教中有用沙来表现曼荼罗仪式的,那是神圣的心灵接触与升华。

  两个盘子,一个盛沙,一个盛水。洛温菲尔德开始的时候就这样做了。卡尔夫改造后的沙盘,两个都加上沙子,但其中一个用做“干沙游戏”,另外一个则可以加水进去,被称作“湿沙游戏”。湿的沙盘更容易玩出搭建城堡、挖洞建桥等游戏效果。

  游戏是儿童的天性。因而,游戏中包含着天性的恢复,若是这种天性受到了阻碍或压抑。于是,游戏中也就治疗与治愈的条件和机会。当有人问维尼考特如何才能把一个“病人”治好的时候,维尼考特说,教会他玩就行了。许多病症的背后,都包含着某种失去了游戏的兴趣,失去了童真的天性。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这“沙盘游戏”中所包含的“天时”、“地利”与“人和”。沙粒中浓缩着百万年的时光,正如“沙漏”象征着时间的流动,沙盘所呈现的空间,如同大地的承载,山川河流尽显其中。而当游戏使其生动的时候,正是在这天地之间所表现的人及其心理的意义。

  “天”、“地”、“人”及其变化,也正是《易经》的内涵。当你踏上北京故宫太和殿台阶的时候,最先看到的便是右面的“日晷”和左边的“器”,同样是包含着乾坤的象征,以及乾坤之中人的意义。乾卦之自强不息,坤卦之厚德载物以及咸卦之无心之感,正是沙盘游戏中最重要的寓意与内涵。

  2、“沙盘游戏”的结构

  有了对“沙盘游戏”寓意的理解,我们可以来分析沙盘游戏的结构或结构性内涵。首先,“沙盘游戏”是由沙盘游戏者、沙盘分析者、沙盘游戏室(包括沙盘以及沙盘玩具模型)以及“沙盘游戏”的气氛(包括沙盘游戏者与沙盘分析者的动态关系,以下简称游戏者和分析者)等诸要素构成的整体。专业的学者们总是喜欢用“自由、安全、保护和共情”来形容“沙盘游戏”的感觉与氛围。实际上,治愈的作用也包含其中了。

  其次,是沙盘中的时空概念。前面,我们从天时、地利与人和来解析沙盘游戏的寓意,已经是在进行结构或结构性内涵的分析。游戏者会在沙盘上追溯往事,恢复记忆,带来很强的时间含义。而矩形的沙盘,上下左右中间,以及沙面与沙底和四角,等等,也都具有结构性的意义。比如,从理论的意义上来说,对于右利手者,左面多表示过去,右面多表示未来。而中间多表示现在或自我的现实感等。

  再者,“沙盘游戏”摆上去的沙盘玩具模型,也可以有结构性的分析。比如,动物与植物在整体上的不同寓意,自然物质与人造物质的不同属性,所使用人物的年龄性别等差异以及各自角的象征意义等。卡尔夫本人接受了诺伊曼的心理发展阶段理论,倾向于从动物采集、冲突争斗和适应集体三个方面或阶段来观察游戏者内在的心理发展,其中也饮食了对沙盘中模型的结构性分析与发挥。

  最后,当面对游戏者最终完成的沙盘图画的时候,则需要把“沙盘游戏”的结构性内涵进行整合与发挥。不同象征意义的玩具模型,出现在不同位置的时候,也就有了新的组合性意义。连续的沙盘或系列性沙盘图画,本身也具有结构性的特点为。某一重复使的玩具模型,在不同的沙盘图画中位置的变换,往往是分析者之关注的重点。对此沙盘游戏治疗师往往用“主题”和“主题”的变化来对沙盘进行分析,以探寻其中表现的受伤内容和治愈的象征。一般来说,初始沙盘多表现出问题以及表现游戏者应付问题的方式;终结性沙盘多反映心理分析的效果以及游戏者的转变,这些都增加了“沙盘游戏”结构性内涵的意义。

  3、卡尔夫与东方思想

  我基本上仍然是从中国文化心理学和整合的心理分析的角度,来对“沙盘游戏”的寓意进行解释,对“沙盘游戏”的结构进行分析。实际上,“沙盘游戏”本身,正是这种东西方整合性心理分析的一个例证,卡尔夫在创立其“沙盘游戏”治疗的过程中,深受东方思想的影响与启迪。

  根据卡尔夫儿子的介绍,卡尔夫曾有过两个与其发展“沙盘游戏”治疗至关重要的梦。其一,当卡尔夫还在苏黎世荣格心理分析研究院学习的时候,梦到自己到了西藏。有两个和尚在梦中向她走来,交给她一个金制的矩形工具。卡尔夫在梦中挥动了这个金制的矩形工具,顿时,大地裂开了一个门,呈现出两边的世界,并且在西方出现了太阳。卡尔夫当时在与荣格的妻子爱玛·荣格作心理分析,当她把这个梦告诉爱玛·荣格的时候,爱玛通过其自身的东方知识与修养,帮助卡尔夫理解其中所包含的整合东方与西方的寓意,鼓励她努力探索中国文化的心理学内容。

  另外一个梦,是在荣格去世的当天做的,那是1961年6月6日。在梦中,荣格邀请卡尔夫一起吃晚饭。在餐桌的中间有一堆大米,荣格指着这堆大米对卡尔夫说,她应该她对于东方思想尤其是中国文化的探索。

  于是,西藏和尚交给她的金色“矩形工具”,以及荣格让她继续探索东方思想、中国文化的“餐桌上的大米”,犹如沙盘和沙盘里的沙子,如此美妙地预示了她的工作与努力。1962年,卡尔夫开始通过讲演和报告来发表其关于沙盘游戏治疗的思想与体系,其中便包含在这些梦中呈现出来的源自中国文化的启示。

  在卡尔夫的第一部也是惟一一部关于“沙盘游戏”的专著“沙盘游戏:治愈心灵的途径”(1966,1980,2003)中,她用中国宁代理学家周敦颐的“太极图”,作为其“沙盘游戏”治疗的重要理论基础。因而,太极四象阴阳五行,一直是卡尔夫所追求的“沙盘游戏”治疗的本质性内涵,并将其作为沙盘游戏方法技术的内在核心结构。在该书的许多章节中,卡尔夫反复引用《易经》和《老子》来分析与解释其个案的治疗和转化:在该书结束的时候,卡尔夫用《易经》的坎卦作了全书的总结:“心灵的运作可以比喻为水的流动。《易经》的坎卦便是最好的写照:‘习坎,有孚,维心亨,行有尚……水流而不盈,行险而不失其信。维心亨,乃以刚中也。’”卡尔夫最后说:“只有当我们能够获得如此的体验,获得内心的和谐之后,我们就能够谈论恩赐和完美

About us - 组织介绍 - 联系方法 - 加入我们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版权所有@1997-2013
粤ICP备17133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