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 -学术探索 -学者专栏 -卡尔·古斯塔夫·荣格

卡尔·古斯塔夫·荣格

发布人:       2012-10-18 字体:

声明:文章版权归本站和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我站连接及说明出处!

摘要:

卡尔·古斯塔夫·荣格

               

 

        (Carl Gustav Jung,)(1875-1961),瑞士著名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家,在世界心理学界都得到了很高的评价,是现代心理学的鼻祖之一。著有《无意识过程心理学》、《心理类型》,《分析心理学与梦的释义》和《记忆、梦、思考》等。

  1875年7月26日生于瑞士图尔高州。少年荣格腼腆而敏感,常常与父母的信念,老师的要求相悖。他和同学相比很特别,脆弱而且容易受伤害。1902年荣格获得苏黎世大学医学博士学位,1905年任该校精神病学讲师。后来辞职自己开诊所。1911年被推选为国际精神分析学会的第一任主席。后因与弗洛伊德的分歧退出国际精神分析学会,自创分析心理学。上世纪20年代,曾到非洲、亚利桑那、新墨西哥等地进行几次旅行考察,开始研究种族潜意识的性质与现象,广泛考察了古代神话及祭祀仪式。1961年去世。

       荣格在人格结构问题上,提出把人格分成三个层次,即意识、个体潜意识和集体潜意识。荣格毕生致力于人类心灵奥秘的探索。他的一生著述浩繁,他的思想博大精深,他的研究学贯中西。他所创立的分析心理学不仅在心理治疗中成为独树一帜的学派,而且对哲学、心理学、文化人类学、文学、艺术、宗教、伦理学、教育等诸多领域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荣格对东方文化和宗教一直很感兴趣,并借用到了自己的理论当中。在他生前,曾写过几篇文章,论及心理学和东方宗教。他的涉猎很广,藏传佛教,印度瑜伽,中国的道学和易经,日本的禅学和东方的冥想,都有过深入的思考。他还曾引用过中国炼金术的理论和佛教的曼陀罗图治疗过精神病。

  荣格在西方的“正统”心理学中,堪称是异教徒。荣格虽然师承佛洛伊德,也确从佛洛伊德身上得到不少本事,佛洛伊德甚至私下说“荣格是天才”,初期两人都有英雄惜英雄的悸动,佛洛伊德写信给荣格时说:“如果我是摩西,你就是约书亚,将要拥有精神医学允诺之地。”蜜月期很快过去,1912年荣格发表了《里比多的变化与象征》,与佛洛伊德产生了分歧,主要分歧在于对里比多的解释。弗洛伊德认为里比多完全是性的潜力,荣格则认为它是一种普遍的生命力。表现于生长和生殖,也表现于其他活动。由此,荣格全盘推翻了佛洛伊德的理论。  荣格曾不讳言的说,他的心理学理论,除了一部分来自“临床心理学经验”之外,另一部分则是来自外部渠道与途径,它包括了东方宗教在内的所有学问。 荣格的著作《心理学与宗教:西方与东方》(“Psychology andthe East”),算是他对禅佛学问的最佳注释。  早在2500年前,在古希腊的德尔斐太阳神庙①前一座石碑上锈刻着一行字:“人啊,认识你自己。②”千百年来,站在世界思想山巅的思想者们一次次地探询着“认识人”之谜。然而,认识人是多么困难,以至于关于人的知识是如此贫乏。卢梭曾经说过:“我觉得人类的各种知识中最有用而又最不完备的,就是关于‘人’的知识。”  卡尔・古斯塔夫・荣格1875年出生于瑞士。他的思想也在这美丽的祖国上渐渐地成长和成熟,最终滋润了欧洲的心理学界和思想界。荣格理论发展的大致轮廓是从精神病学通过心理分析学转向分析心理学,从原型理论⑥转向宗教动机心理和东方哲学的心理机制。荣格年轻时是弗洛伊德的得意门生,后来由于对研究的核心问题持不同看法,像阿德勒一样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派分道扬镳。不过在早期荣格深受弗洛伊德思想的影响。在漫长的人生岁月中,荣格终于创造出其独特的心理认识和实践方法,自然而然产生了荣格自己的心理学领域,其思想非常丰实和具有魅力。  历史上,唯有极少数的灵魂拥有宁静的心灵,以洞悉自己的黑暗。而开创分析心理学的大师-荣格,便是这少数之一。他是佛洛伊德最具争议性的弟子,并将神话、宗教、哲学与灵魂等佛洛伊德忽略的问题,引入了分析心理学派中。他,是现代思潮中重要的变革者和推动者之一。忽略了他,便忽略了与现代社会紧密攸关的整个思想。  荣格心理学的人格面具和人格  荣格所指的人格面具⑦是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的分界点,人格面具这个概念把人际交往的方式上升到了理论层面,成为一种心理分析的工具。荣格认为:“人格最外层的人格面具掩盖了真我,使人格成为一种假象,按着别人的期望行事,故同他的真正人格并不一致。人可靠面具协调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决定一个人以什么形象在社会上露面……人格面具是原型的一种象征。”我们戴着人格面具表现着我们自己以及我们在社会中的角色。人格面具是靠我们的Bodylanguage、衣着、装饰等所体现。我们以此告诉外部世界我是谁,用人格面具去表现我们理想化的我。但在另一方面,人格面具的作用在于它维护了人的虚伪与怯懦,这种反应来自于自身对未知事物或人的恐惧,从而启动了心理防卫机制,使人不自觉地步入了与真实人性不同的心境。人格面具又是一种严格的检查机制,使人的行为在检查的过程之后得到完成。但是我们并不必因此感到自责,人格面具的产生是合理的,它是一种社会的产物。卡尔·荣格名言

  人类存在的唯一目的,是在纯粹的自在的黑暗中点亮一盏灯。——荣格  性格决定命运。—— 荣格  思想的动摇并非正确与错误之间左右不定,而是一种理智与非理智之间徘徊。 —— 荣格  当爱支配一切时,权力就不存在了;当权力主宰一切时,爱就消失了。两者互为对方的影子。 ——荣格  适用于一切的生活处方并不存在。--荣格  由于具有思考的能力,人便得以迈出了动物界。 ——荣格  不是歌德创造了《浮士德》,而是《浮士德》创造了歌德。——荣格  没经过激情炼狱的人从来就没克服过激情。 ——荣格  文化的最后成果是人格。——荣格  I+We=FullyI,(我+我们=完整的我)。 ——荣格  外向直觉型个性适合于当今许多革新领导人物。 ——荣格  少年时代  荣格1875年出生于瑞士的康斯维尔,一个对宗教相当热衷的家族,他八个叔叔及外祖母都是担任神职人员,父亲则是一位虔诚的牧师,几乎把信仰当成他生命的全部。自小他便具有特别的个性,是个奇怪而忧郁的小孩,他大都是和自己作伴,常常以一些幻想游戏自娱。到了6岁之後,除了父亲开始教他拉丁语课外,也开始他上学的生涯,藉著和同学们的相处,荣格慢慢发现家庭之外的另一面。多年之後回想起来,他将自己分成了两个人格-一号和二号。一号性格是表现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此时的他就如同一般的小孩,上学念书、专心、认真学习;另一人格犹如大人一般,多疑、不轻易相信别人,并远离人群,靠近大自然。  十二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确实改变命运的事情。一个初夏的中午他等待同学时,一个男孩猛然推倒了他,脑部受到了重击。接下来的几个月内,似乎有种神秘的咒语萦绕在荣格的脑中,每当必须回到学校或者面对功课时,便陷入了昏厥的状态。这种状况的持续使其父母忧心不已,从各处请来的医生亦无法提出有效的治疗方法,甚而有人认为这是一种癫痫的状态。但慢慢的,他用意志力来面对这个问题:一开始,在认真十分钟後,晕眩的感觉袭上心头,但荣格未放弃,持续地强迫自己继续看著父亲的拉丁文书,经过了几个星期的努力後,一切又回复了原状,彷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日後回忆起这件事,他视其为经历一次「精神官能症」。这个精神官能症对他而言是个秘密,一个可耻的秘密。但它却诱发了荣格一种非同寻常的勤奋,每天五点准时起床,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并非做做样子罢了。  同一时期内,荣格还有一段重要的经历。这段经历就如同刚从浓密的云层探出头来一般,他找到了他自己,开始摆脱了以别人的意志来过生活,对自己有绝对的权威,过著自己想过的生活,学校和都市生活则是占去了他的大部分时间。渐渐地,他越来越认同一号人格以及所发现的新自我,二号人格的世界则慢慢地消逝,二号人格容易让他感到沮丧,他从二号人格的先入之见中解脱出来。他亦开始接触西方哲学史,系统性的探讨自己所拟定的问题,深深为柏拉图、毕达歌拉斯、恩培多克勒所吸引。对荣格而言,他们的思想很美,富有学术气息,不像亚里斯多德式的唯智论令人生烦。在其中,最令荣格兴趣的莫过於叔本华(Schopenhauer)的著作,他对世界阴暗面的描述相当的符合荣格的看法:对於上帝,他们皆认为上帝乐于唤起人们的阴暗面更胜于光明且积极的一面,这对自幼便开始怀疑上帝是否为完美的荣格而言,无疑是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夥伴。  正式走上医学研究之路

 

   年纪越大,荣格越在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中游移不定,虽然将真理建立在事实上的科学颇受荣格的青睐,但是和比较宗教学有关的一切,像是希腊、罗马、埃及史学考古亦吸收了他的注意力,并对埃及和巴比伦的一切感到兴趣,而想成为一个考古学家。就在进退两难时,他忆起了曾祖父曾经是个医生,而学医至少可和科学结缘,医学的范围又相当广,以後也有许多机会专攻某项领域,所以他一脚踏入其中。  大学生活对荣格而言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他结交了许多和一样对叔本华、康德有兴趣的朋友,在几次兄弟会会议中,他亦发表了关于神学和心理学的演说。大一时,他对某位神学家论述精神现象的书发生了兴趣,这本书详述了「唯灵论」的起源,书中都是小时候耳熟能详的例子,像鬼魂这类的描述。对荣格而言,这个新天地为他的生活带来一片色彩,虽然连最亲的朋友都认为这比他沉迷於神学还糟糕。毕业後,荣格选习精神医学方面的课程和临床实习,但课程内容却不是那样的让人感兴趣。在当时的医学界中,精神医学并未有完整的发展,医生们和门外汉差不了多少,精神疾病就犹如无药可治的绝症一般。就在一次参加国家考试的经历中,他掀开了由埃宾所编的教科书,映入眼帘的序言「大概是由于精神医学的发展还未完全,精神医学的教科书或多或少被贴上了主观的烙印。」震撼了他的心灵,作者将精神病患归类为人格方面有问题,在这一闪即逝的启示中,荣格获得清晰的概念,认识到精神医学是一生中唯一的目标。1900年的12月,他在苏黎世的伯戈尔茨利精神病院谋得了助理医师的执照,离开充满腐朽传统气息的巴塞尔,  这所严格一如修道院的精神病院开启荣格的精神医学之旅。头几年,他一直对「精神病患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个问题感到好奇,但是身边的人却无法完整的回答他,和这个问题比起来,如何去诊断这些人更能引起他们的兴趣。以当时的趋势而言,病人的人格和个性是毫无关系的;病人们按照他的诊断病历和详细纪录而硬性分类,病患们的心理状况无法吸引医师们的兴趣。1904年至1905年期间,荣格并积极的参予由布雷勒领导的一个实验计划,主题是如何治疗早发性痴呆的问题,後来布雷勒则将它改名成精神分裂症。在布雷勒的指导下,荣格进一步的发展了「字词联想」的测验方式,藉著病患们对一连串经过挑选的字词的回答方式和反应时间,来分辨出不同型态的心理情结及其原因。接著,他也尝试将电压检流计探测皮肤和和线的方式来量度病患们的心理状态,试著把字词联想测验使用在侦测罪犯上。1905年,荣格的努力获得了回报,他升任为苏黎世大学的精神医学讲师,并在同年升格为精神科医院的资深医师,主讲精神心理学,也讲授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以及原始人心理学。隔年,他寄给佛洛伊德有关於字词联想的研究结果,为生命带来了另一项转捩点。  和佛洛伊德的师生之谊及决裂   经过一段时间的书信往来,荣格决定亲身一访这位大师,1907年3月,两人正式在维也纳会面,并长谈了足足13个小时。对荣格而言,佛洛伊德是他所遇见最重要的人,没有人可以和他相比;对佛洛伊德而言,荣格非犹太人的背景正好可以破除只有犹太人才关心心理分析的偏见,而他在伯戈尔茨利医院的心理医疗背景和经验,他的智慧和日渐高涨的名声,更让他成为心理分析阵营的新星。数年之後,他被推选为国际心理分析学会第一届的会长,同时也是该协会第一本心理分析期刊的主编。  慢慢的,他们两个人的思想出现了差距,除了对心理学的看法不同之外,佛洛伊德有如父亲式的权威亦让荣格受不了。在一次的交谈之中,佛洛伊德说:「荣格,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是永远不要放弃性的理论,我们要让它变成一种教条,一种不可撼动的堡垒。」但荣格对佛洛伊德的性的理论抱持著许多疑点,更无法认同「教条」及「堡垒」这样的字眼,彷佛要压下所有对性理论的怀疑,而这一切和科学判断扯不上关系,只是个人的权威的扩张罢了。在这次的谈话过後,荣格便知道两人的分裂是不可避免的了,佛洛伊德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能毫无保留的接受他的理论,但荣格需要的却是一个能和他切磋琢磨,将心理学发扬光大的夥伴,并且他不想牺牲自己思想的独立性。  1909年3月,就在荣格拜访佛洛伊德的最後一个晚上,佛洛伊德认命荣格为心理分析运动的继承者,并开始对他描述自己的看法,但每当荣格问及对灵学的看法时,佛洛伊德却常常以物质主义者的偏见来反驳,斥为无稽之谈。而对於佛洛伊德浅薄的实证主义,荣格有好几次想做出尖锐的辩解。就在这受封为继承人的夜晚,荣格竟然尝试要推翻整个佛洛伊德理论的架构。这次的交谈,对他们的关系有著致命性的打击。心理分析学派也面临分裂成维也纳和苏黎士──也就是佛洛伊德和荣格两派的危机,直到桑德˙法兰兹发表了著名的声明:「荣格正式不再信仰佛洛伊德。」,分裂方告公诸於世。  跟佛洛伊德决裂之後,荣格开始了他的危险历程。此时的他,39岁,犹如走入一条死胡同,朋友和同事们背弃了他,他也对科学书籍不感兴趣,在1914年时,他辞掉了职位,开始了一连串的旅行,并专心的去探讨自己的潜意识。1918年,他踏上面对潜意识的道路,竭力寻找历史人物心路历程的资料,以避免因自身的个人偏见对病人产生误判。他认真研究诺斯替教派作家的作品,因为它们最早正视潜意识世界,并探讨其内容和受到直觉世界影响的种种意象。他又从炼金术学中找到和诺斯替教派的历史关联,并发觉这个奠基於中世纪的自然科学其实可称为古代和现代的潜意识心理学沟通的桥梁。荣格发现,分析心理学以一种奇特方式和炼金术学不谋而合;在阅读古老的书本时,他发觉所有的事物都能各得其所,包括各种幻想意象、他在实践时所累积的经验和知识、以及他从其中所得到的结论。在荣格的看法,意识心理学能满足对现实生活的解释,但如果要解释精神官能症,一份既往病史则是必须的,因为它比意识里的知识更深刻地反映一个人;另外,每当需要作非比寻常的决定时,我们就会做梦,如何诠释这个梦,也需要比个人记忆中更多的知识才行。  成立分析心理学派之路

 

   自1916年开始,他为自己的研究结果出版著作或是应邀演讲,在巴黎就自我和潜意识的关系发表了一次讲座:并於1921年出版了「心理类型」一书,他希望能藉著这本书来界定自己的观点和佛洛伊德及阿德勒是有所出入的,主要的目的在於探讨个人对世界、他人、和事物的关系,并讨论了五花八门的意识层面,亦即意识头脑对於世界可能产生的态度。接著,他就宗教和心理学的关系发表著作,出版「基督教时代」,尝试解释基督的出现如何符合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对基督现象的研究,让荣格重新思考如何依据个人的体验来表达自身的现象问题,意识和潜意识之间的交互作用,从潜意识到意识的发展,以及人格对每个人的冲击。  慢慢的,他将心中的思绪结合,合成了他分析心理学的大纲。他的意识心理学研究的是心灵的结构和动力,分为意识和潜意识两部分,後者扮演补偿意识型态的角色,如果意识太过於偏执相对的,无意识便会自动的显现,以矫正平衡。潜意识可以透过内在的梦和意象来调整,也可能成心理疾病,它的内容可以外显出来,以投射作用的方式出现我们的周遭生活。找到心灵力量的动向则是心理分析人员最重要的工作。他指导许多前来求诊的人,让他们接受并学习他的方法,成为心理分析家。但是他常告诉他的学生们:「分析是面对面的参与,每一个病人都是独特的例子,而且,只有受过伤的医生才知道要如何助人。并且记住,不要追问病人婴儿时期的记忆,不要忘了灵性方面的问题,更不可忘记病人的秘密故事。」  晚年的荣格继续为寻找现代人面临的精神矛盾找寻答案,他隐居於在苏黎士湖旁,完全按照自己设计规划的塔楼式住屋中。他在这个安静、能和大自然合而为一的地方默默的思考著,陪伴的是在1925年前往东非途中所遇到的英国女人露丝.贝利,太太艾玛早在1955年就过世了。1961年6月5日,生命中的最後一天,他饮下最後一瓶葡萄酒,这位当代思潮中最重要的变革者和推动者,安然的病逝于湖上的家中。  参考资料  1. <心理推理>系列荣格自传-回忆、梦、省思, 张老师文化  2. 启蒙学丛书 思潮与大师经典 漫画 荣格, 立绪出版社荣格的集体潜意识

  集体潜意识是人格结构中最底层的部分它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积累下来的沉淀物,包括人类的活动方式和人脑结构中的遗传痕迹。如人对黑暗的恐惧。个体潜意识的内容是曾经有被意识过但被压抑后从意识中消失,而集体潜意识的内容从来没在意识中出现过,是完全通过遗传而得来的。集体潜意识主要组成部分是原型,即一种本原的模型。荣格认为原型是遗传的先天倾向,不需要任何帮助,就可使一个人的行动在一定的情况下与人类祖先的行动相似。原型有多种,但是最重要,最突出的有四种:人格面具(Persona)、阿妮玛(Anima)和阿妮姆斯(Animus)、暗影(Shadow).?Persona:人格面具(persona),这个词来源于希腊文,本义是指使演员能在一出剧中扮演某个特殊角色而戴的面具,也被荣格称为从众求同原型(conformity archetype)。人格面具的形成是普遍必要的,对现代人的生活来说更是重要的,其产生与教育背景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它保证了我们能够与人,甚至是与那些我们并不喜欢的人和睦相处。为各种社会交际提供了多重可能性,人格面具是社会生活和公共生活的基础,人格面具的产生不仅仅是为了认识社会,更是为了寻求社会认同。也就是说,人格面具是以公众道德为标准的,以集体生活价值为基础的表面人格,具有符号性和趋同性。Anima:阿妮玛(Anima),拉丁文原来的意思是“魂”,男人的灵魂。阿尼玛是男性身上的女性特征,是男性无意识中的女性补偿因素,也是男性心目中一个集体的女性形象。荣格说:“在男人的无意识中,通过遗传方式留存了女人的一个集体形象,借助于此他得以体会到女性的本性。”他又说:“‘阿尼玛’是一种原始模型形式,它的涵义是指这一事实:一个男人身上会具有少量的女性特征或女性基因。它在男人身上既不呈现也不会消失,但始终存在于男人身上,并起着女性化的作用。” 荣格后来给阿尼玛所下的定义便是“在男性无意识中起着一种基本的或原始意象作用的女性特征的表现。”当一个男人积极地对待阿尼玛所传递的情感、心绪、憧憬和幻想时,他会将它们转化为某种固定的形式:文学、绘画、雕塑、音乐、舞蹈等等。如果一个人长期孜孜不倦于这种转化,他的个体化过程就会不仅是一种幻觉,而且会逐渐成为一种实在,固定于这个人身上。这样,便会在文学、绘画音、乐等方面表现出特殊的才华。?Animus:阿妮姆斯(Animus),拉丁文原意也是“魂”,是指女性身上的男性特征。荣格认为,正如男性身上存在着无法消除的女性意象阿尼玛一样,在女性的身上也不可避免地保存着某种男性意象。这种雌雄同体的现象在任何人身上都存在着,只不过由于人格面具的作用,每个人身上的异性倾向潜藏在集体无意识之中而已。阿尼姆斯也是从遗传中获得了男性的集体形象;女性在与男人的不断接触中获得了自身对男性的体验。母亲是男性的阿尼玛化身;与此相应,父亲是女性的阿尼姆斯化身。它倾向于呈现一种隐秘的“神圣” 信念。当某个女人以百折不挠的信念有所坚持时,当她运用某种强硬的方式和手段时,她内心中潜在的阿尼姆斯便显现出来。  显然,阿尼姆斯有着它积极的一面,它给予妇女勇气以及某些时候必不可少的好斗性,并在女性无意识自我和创造性活动中建起一座桥梁。阿尼姆斯如果不失去控制,对于女性是颇有好处的,能促进妇女对知识及真理的追求,并将她领向自觉自愿的活动。它给予女人精神信仰,给她一种隐而不见的内心支撑力,以补偿她外在的柔弱。 ?Shadow:暗影(Shadow),原型是指人格的最内层、具有动物性的低级的种族的遗传,包括一切不道德的欲望、情结和行为,类似于弗洛伊德所说的 “本我”,它是本性中的原始部分。在个体众多原型中,阴影原型是最强大、最危险的,也容纳着人的最基本的动物性,是人格中卑劣的部分。荣格说,绝大多数的人对自己或对他人都没有他们所表现的那么善良正直。我们所有的人都比我们自己认为的要更霸道、更放肆、更贪婪、更喜欢妒忌,并认为人身上的一切邪恶的根源存在于阴影之中,所以人若要避免邪恶,就必须压抑和排斥阴影中的兽性一面。然而,阴影却惊人地坚忍不拔,不会被彻底征服的。人格中被抑制和压抑的阴影总是暂时退隐到无意识之中,并且伺机进行反扑。阴影一旦进行反扑或突破,就会导致人格的分裂、甚至激发战争的欲望。而自我一旦接受了阴影并把它整合到整个精神中去,就会显得富有活力并且极具创造性,甚至显得疯狂。荣格对梦的解析

  梦的研究中,另一位大师级的人物是瑞士心理学家荣格。荣格释过数以万计的梦,对梦有极为深刻的理解,但他的观点与弗洛伊德的观点不同,他不认为梦仅仅是为了满足愿望,也不认为梦进行了什么伪装。荣格认为“梦是无意识为灵自发的和没有扭曲的产物……,梦给我们展示的是未加修饰的自然的真理”在弗洛伊德看来,梦好像一个狡猾的流氓,拐弯抹角地说下流话。而在荣格看来,梦好像是一个诗人,他用生动形象峋诗的语言讲述关于心灵的真理。这种梦所用的类似于诗的语言就是象征。  象征不是为了伪装,而是为了更清楚地表达。这正如我们在给别人描述一个新奇的东西时,为了说清楚,需要利用比喻来加以说明。  梦的基本目的不是经过伪装满足欲望,而是恢复心理平衡。荣格称为梦的补偿。他认为,如果一个人的个性发展不平衡,当他过分地发展自己的一个方面,而压抑自己的另外一些方面时,梦就会提醒他注意到这被压抑的一面。例如,当一个人过分珍重自己的强悍、勇敢的气质,而不承认自己也有温情,甚至也有软弱的一面时,他也许就会梦见自己是个胆怯的小女孩。  他还认为,梦展示出做梦者自己内心的被忽视被压抑的一面,因此往往可以起到警示的作用。荣格提到这样一个例子:  一个女士,平时刚愎自用、固执偏激、喜欢争论。她做了一个梦:“我参加社交聚会。女主人欢迎她说:‘真高兴您来了,您的所有朋友都在这儿等您呐’。然后,女主人领我到门口,帮我开门。我走进去一看,是牛栏。”  由这个梦可以看出,做梦者内心的另一面是谦虚的,它提醒这位女士,你平时的表现就像一只犟牛。荣格还有一种观点,他认为人类世世代代经历的事件和情感,最终会在心灵上留下痕迹,这痕迹可以通过遗传传递。例如,当一个人想到太阳,他就会想到伟大、善良、光彩照人,如同一个英俊的男子。想到月亮,就会想到温柔。  美好,如同一个少女。这是因为一代代的人都看到太阳和月亮,一代代人对太阳和月亮的情感通过遗传传到了每一个人心里。一个现代人想到智者时,很容易在心里浮现出一个白发长须的老者形象,而不太可能浮现出一个活泼的少女形象来,这就是因为在过去的世世代代,最聪明的人是那些饱经沧桑的老人。  荣格把这种遗传的原始痕迹称为原型。他说原型本身不是具体的形象,而只是一种倾向,但是原型却可以通过一种形象出现。在梦里,有时会出现一些奇异的情节和形象,这些东西用做梦者自身生活的经历解释不了,那么,这就是表现原形的形象。  有一个10岁的女孩做了一系列梦,梦中有极古怪不可思议的形象和主题。她把这些梦画成了画册,画册上画了这样一些画面:  1.邪恶的蛇样怪物出现,它有角,杀死并吃掉其它动物。但上帝从四面来到,(画上是4个上帝),让所有动物再生。  2.升天,上面异教徒在跳舞庆祝。下地狱,天使们在行善。  3.一群小动物恐吓她,小动物变大,其中一个吞吃了她。  4.一个小耗子为虫子、蛇、鱼和人所穿透。耗子变人。  这描绘人类开始的四个阶段。  5.透过显微镜看一滴水,她看到水中有许多树。这描绘了世界(或者说生命)的诞生。  6.一个坏孩子拿着一块土,他一点点扔向过路人,过路人便都变成坏人。  7.一醉妇落水,起来又成新人。  8.美国,许多人在蚁堆上滚并被蚂蚁攻击,一害怕,这个小女孩掉到河里。  9.月亮上有个沙漠。她往下沉沉入地狱。  10.有个闪光的球。她碰它它便冒蒸气,里边出来一个人把她杀了。  11.她自己病危。突然肚子里生出鸟来,把她盖住了。  12.大批昆虫遮住了太阳、月亮和星星,唯一一个没有被遮盖的星星落到她身上。  荣格认为,这些梦的思想带有哲学概念。比如以上每个梦中都有死亡和复活的主题,这种主题也存在于许多宗教思想之中,而且是全球性的。第四、五个梦包含着进化论的思想,第二个梦反映了道德相对性的思想。总的来说,这一系列梦思考了一组哲学问题:死亡、复活、赎罪、人类诞生和价值相对性。反映了“人生如梦”的思想和生死的转化。  那么,一个10岁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懂得这些呢?又怎么会想到这些呢?荣格认为,她能懂,是因为世世代代祖先的思考,已通过原型遗传给了她。她要想这些,是因为她面临了这个问题,她可能就要死了。  这个做梦的女孩,当时虽然没有病,却在不久后因为被传染而病故。  在荣格眼中,原型并不是一些固定的形式,而更像一些潜藏在我们心灵最深处——荣格称之为集体潜意识——的原始人的灵魂。这些原始人在梦中以种种不同的形象出现,当我们遇到难题时,他帮我们想主意,当我们面临危险时,他警示我们。由于他有几百几千代的生活经验,他的智慧和直觉远远超过我们意识中的思想。  荣格认为“我们心中的原始人”是用梦来显示自己,表达自已的。我们如果能理解梦,就如同认识了许多“原始人”朋友,他们的智慧可以给我们极大的帮助。  荣格认为,不是所有的梦都有同等的价值的,有些梦只涉及琐事,不大重要,而另一些梦——原型介人了梦——则震撼人心,如此神秘和神圣,如此奇异陌生,不可思议,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这些梦是更重要的。  梦不是愿望的满足,而是启示,是对未来的预测或预示,所以,我们应重视梦的智慧。  荣格的分析心理学:  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的特点是把弗洛伊德的理论柏格森主义化。他在更广泛的意义上使用力比多这一概念,认为力比多不仅包括弗洛伊德所说的性欲,而且也包括阿德勒的向上意志和叔本华的生存意志,是一种普通的生命力、心理能量,它在意识和潜意识的两端不间断地流动着,并在人的每一项活动中表现出来,它类似于柏格森的活力。荣格认为,在人的一生中,力比多的表现形式有所不同,在婴幼儿时期表现为追求营养的形式,在青春期以后才更多地表现为性欲的形式。他不赞同弗洛伊德把力比多完全看成是性的潜力的解释。  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的核心是把人格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他以心灵代表整个人格,认为弗洛伊德对潜意识的理解过于狭窄,人的心理现象应分为意识、个人潜意识和集体潜意识三个部分。意识是心灵中惟一能够被个人直接知道的部分,它随着个体生命的产生而产生。一个人所经历的环境、所获得的经验和印象不同,他的意识也逐渐变得不同于他人,这就是个性化。意识的核心就是自我。对于潜意识,荣格赞同潜意识中包含有个体被压抑了的经验,他把这一部分内容称为个人潜意识,它们是个人的、后天的,其内容大多是情结。荣格认为,除个人潜意识外,潜意识还包括另一部分个人从未经验过的内容,这是人在生物进化和社会文化发展的历史过程中获得的心理积淀,是通过遗传存在于人脑结构中的前人经验的反映。荣格把潜意识的这一部分内容称为集体潜意识,它们是集体的、先验的,即先天获得的。集体潜意识的内容主要是原型,是意识和个人潜意识的基础。  在集体潜意识理论中,荣格提出了原型和原始意象两个重要概念。荣格认为,集体潜意识中包含祖先世代累积下来的一种想像力的潜能,这种潜能本身就是原型,而原始意象就是这种潜能在意识生活中的显露形式。原型和原始意象作为人类心灵的普遍规律对人类思想和行为有重大影响。例如科学家、艺术家们在发明创造的过程中,突然出现一种“豁然开朗”、“如有神助”的状态,这就是其影响的表现。荣格进一步说,原型的种类多种多样,其中有四种最为突出,分别代表不同的人格系统。它们是人格面具、阿妮玛、阿妮姆斯和暗影。人格面具是个体在环境影响下造成的与他人接触时的假象,从而来遮掩真正的自我,处于人格的最大外层。阿妮玛代表男性身上的女性特征,而阿妮姆斯指女性身上的男性特征,这些异性特征保证了两性之间的协调和理解。暗影又叫黑暗自我,是来自种族遗传的一切低级的不道德的行为和欲望,处于人格的最内层。  根据力比多的运动趋向,荣格进而提出了性格类型说,可谓是对弗洛伊德主义的一个重要贡献。荣格认为人格有外倾和内倾之别。当人的力比多倾注于外,感觉到身外有绝对的价值,便构成了外倾型的人,这种态度的人兴趣侧重于客体,活泼好动,善于交际,但冒失轻率;当人的力比多倾注于自身的人格上,感到自身有绝对的价值,便构成了内倾型的人,这种态度的人兴趣侧重于主体,不苟言笑,喜欢孤寂,处处谨小慎微。这两种态度分别与各人的感觉、思维、情感和直觉四种心理活动的机能相结合,就形成了各种各样的人格类型

About us - 组织介绍 - 联系方法 - 加入我们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版权所有@1997-2013
粤ICP备17133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