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 -学术探索 -学者专栏 -高觉敷

高觉敷

发布人:       2012-10-18 字体:

声明:文章版权归本站和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我站连接及说明出处!

摘要:

高觉敷

    

        高觉敷(1896~1993)又名高卓。生于浙江省温州市。心理学家。浙江温州人。早年就学于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和香港大学教育系。1923年毕业于香港大学教育系。曾任四川大学、广东识别勤大学师范学院、中山大学、湖南兰田国立师范学院、复旦大学、金陵大学教授,国立编译馆编纂。曾任中国心理学会副理事长、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教授。

高觉敷-个人简介   
金陵大学
1946年参加九三学社。
建国后,历任金陵大学教育系主任、教授,南京师范学院副院长,
中国心理学会副理事长
九三学社江苏省委主任委员、中央常委,江苏省第四至六届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参议委员会副主任。
高觉敷是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高觉敷-生平简介
高觉敷(1896--1993)中国现代心理学家、心理学史家。又名高卓。
1896年11月6日生于浙江省温州市。早年就学于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和香港大学教育系,毕业后在上海暨南学校教授心理学。
1926年起任上海商务印书馆哲学教育部编辑、主任编辑,1930年与唐钺合编《教育大辞典》。1933年转任广东襄勤大学教育系主任和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心理学部主任。
1940任国立师范学院教育系主任。1926-1946年间,主要致力于西方现代心理学流派的研究与翻译。对中西心理学学术交流作出了贡献。
1955年曾任南京师范学院副院长。
1959-1964年,以辨证唯物论为指导思想编著《心理学史讲义》(包括中国、西方和苏联心理学史)。他还重视对中国古代心理学思想的研究,发表的论文有《王夫之论人性》(1962)等。
1978年,曾任中国心理学会副理事长。又担任教育部主办的全国统编教材《心理学史》(包括中国和西方心理学史数册)主编。

高觉敷-求学时期
高觉敷,出生于1896年,于1916年考入北京高等师范学校英文部(相当于现在的系)。那时北京高师设六个部,即图文部、英文部、史地部、数理部、理化部、博物部,心理学和教育学是全院的共同必修科。1918年,中国加入协约国,对德宣战。英国公使朱尔典要求中国北洋政府选送全国高师学生二十名报考香港大学,于是进入了香港大学文学院教育系,1923年毕业,被授予学士学位。
高觉敷在香港大学对心理学有较浓厚的兴趣。但心理学在那时的英国是不很受重视的。香港大学没有专任的心理学教授,教心理学的兼教教育学,用沛西能的《教育原理》为教育学说本,用斯托特的《心理学手册》、麦独孤的《社会心理学引论》和闻斯德贝格的《普遍心理与应用心理》为心理学课本。由于较多致力于心理学的学习,并阅读了其他参考资料。为了充实心理学知识,上了两个学年动植物学的课,参加了一些实验的观察。
毕业以后,高觉敷在上海暨南学校师范科任教心理学。周予同是他在高师的同学,那时他正协助李石样编辑《教育杂志》,给高觉敷以发表心理学文章的机会。1923年十月高觉敷在该杂志上刊布了“新心理学与教育”,引起了李石样的注意。从此以后,陆续在《教育杂志》发表了奸几篇文章讨论“麦秒孤的灵魂论及咒州评”(分上飞;两篇),(1923年,3月号和4月号),“机械主义与生机主义的教育”(1924年3月号),“心体平行论与心体交感论”(1924年4月号)。“心理学的对象与方法”此外还发表了“心理学的无政府状态”(《民锋杂志》)。那几年,高觉敷几乎成为麦独孤的宣传员。

高觉敷-工作时期
1926华高觉敷受聘于上海商务印书馆编译所,任哲学教育部编辑,协助府销编辑《教育大辞书》,后来唐老改就清华大学教授,这个主编的工作就由高觉敷继承下来。并受命兼任哲教部主任编辑。由于组织稿件的需要,高觉敷认识了一些专家、学者,包括心理学家在内。就心理学家来说,他们多是从美国回来的留学生,在系统心理学—乙似都在不同程度上怀有行为主义的倾向。其中郭任远尤其是态度坚决、旗帜鲜明的行为主义者。曾经组织过双刘座谈会,讨论心理学问题。有一次是由郭任远主讲的,他的讲题是“作为一门生理学学科的心理学”,是心理学取消派的主张。他讲了以后,引起了热烈的争论。那时他住在江湾,曾有几次访问了他。他的谈锋甚健,高觉敷说不过他。高觉敷虽不同意他的极端的行为主义,但是他对麦独孤的批评使我受到很大的启发。他认为研究行为,必须追究它的来历,否则如果把一切行为朔源于本能,就会步官能心理学的后尘,走向“完结了的心理学”。他的这个论点是有说服力的。
高觉敷任哲教部编辑时,由于工作的需要,不能不广泛地参阅西方各个心理学流派的著作和美、英心理学杂志。高觉敷辅读了美国1919年反动的反本能运动的文献,进一步动摇了高觉敷对麦独孤的信仰。同时,高觉敷翻译了华生对儿童的情绪反应的的实验(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感觉到华生是重证据、重实验的,不像麦独孤本能说那样的竞迟思辩,不求实际。
此后,高觉敷写了不少有关格式塔心理学的文章,散见于《东方杂志》、《教育杂志》、《中华教育界》、《观察周刊》等刊物。还翻译了考夫卡的《心之发展》(为了迎合书店便于销售的需要,详名为们L负心理学:新论》(U33年初版,解放后修订再版,1957年);苛勒的《格式塔心理学》(译稿交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一.二八”抗战时,与印刷所同毁于日本帝国主义的炮火)和勒温的《拓朴心理学原理》(由于当时拓朴学比较陌生,以拓朴为形,向量为势,故定名为《形势心理学原理》1943年,正中书局出版。)此外还受了商务印书馆编辑所的邀请,翻译了扬琴巴尔的《社会心理学史》(1927);披林的《实验心理学史》(1978年根据原著1950年的增订版修改,本年十二月可再版出书)。

高觉敷-抗战时期
高觉敷在“一.二八”后,1932年受四川大学的电邀,前往成都,任心理学教授。那时成都市内刘文辉的二十四军、邓锡候的二十八军、田颂尧的二十九军分区割据,互相敌视,治安情况极坏,随时有内战的危险。1932年十一月问虽有成都绅士奔走和平,但二十四军和二十‘九军终于爆发了一个星期的巷战,他们都企图守取皇城的商地。成都居民对这种闪战是司空见惯的,满不在乎,往往这个地区两军作战,月一地区老百姓照常做买卖。那时,在成都tEI西路商务印书他堆栈内的招待所。门口就是二十九军司令部。工友送饭给他吃时,步枪放射的子弹就在他的头上飞过。如何受得了呢?所以决定在约满后出川。恰好华西大学校长方叔轩休假赴美,就托他的福,平安到达重庆。

1933年暑假,高觉敷转应广东省立勃大学师范学院院长林硕儒的邀聘,九月问到了广州,任该院心理学教授,第二年兼任教育系主任和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心理学部指导教授。抗战前夕,为了适应抗战的需要,林院长为勃师学生设立战时课程,他推荐李平心讲国际形势,张栗原讲新哲学,即马列主义。1937年“八一三”后,勤勤大学师范学院迁校梧州,在广西大学上课。1938年,国民党政府教育部派一位教育专员来院视察。这位专员视察后回部汇报勤师教学情况。不到一个月,该部就勒令勃师改办教育学院,理由是师范学院一例国立,省立则只能办教育学院。这个部令的目的,依据分析约有两个,一个是反对马列主义的课程,一个是对林硕儒挖苦当时教育措施的文章进行报复,企图借此扼杀林硕儒的师范学院。林硕儒为了保持师范学院的班底,呈请广东省政府把这个学院改称为广东省立文理学院。

1939年梧州危急,文理学院迁往融县。那时中山大学已迁往云南激江,由于研究生无人指导,不能毕业,电促到校救急。因特商请林院长准我暂时离职,但后来形势的变化,高觉敷终于没有再回到融县去,这是永久感觉到遗憾的。到了激江后,批阅了心理学研究生钱频(她现任台北师范学院教授)的毕业论文,从昆明联大请到两位校外委员,通过了她的论文。不久我就知道中大师范学院院长与大学部训导长不和,他们勾心斗角,拉帮结派,形成了两个集团。钱频本来是寥世承的学生,毕业后被寥聘任为湖南国立师范学院讲师。她到蓝田以后,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寥世承。因此,于1940年受聘于国立师范学院,一月问到职。
在蓝田好容易渡过了那次的风波,重新建立了教学的序积,可是1944年长沙衡阳的沦陷又使高觉敷随校迁往淑浦。十月间,转赴重庆北砖就职于国立编译馆,1945年重任复旦大学教授。抗战胜利后。随编译馅回到南京。兼任金陵大学教授,后又兼任教育系主任。解放后,院系调整,被任为商师筹备委员会委员,兼办公室主任。南师于1952年建立,奉命担任教务长,1955年兼任剧院长。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1959年摘帽,1978年得到了更正。含垢忍辱达二十年之久,所以在更正时,深刻地认识到毛主席所说的有错必纠的伟大意义,感激涕零,一言难尽。
高觉敷在1935年至1936年为中山大学研究生开讲心理学史。1942年至1944年问在国立师范学院开出同样的课程。关于学派,于1923年写文章介绍了新心理学,1924年评述了麦独孤的心体交感论。接着于1925年讨论了麦独孤的灵魂论。从1926年至解放前对格式塔心理学给予特殊的注意。1933年由于翻译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引论》,有必要对弗洛伊掐作出评价,因此在《教育杂志》23卷3号发表了“弗洛伊德及其精神分析的批判”。所以对心理学史及派别是有一定的兴趣的。只因在解放前没有正确的指导思想以致摇来摆去总是在唯心论和形而上学的心理学中兜圈子。解放以后,学习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著作才感觉到今是而昨非。

高觉敷-解放后
1958年暑假前,内师教育系总文书记要高觉敷在暑假后为教育系高年级学生讲授心理学史。那时高觉敷的右派帽子还重重地压在头上,而心理学史又是一门思想性很高的课程,系领导居然要强承担这个光荣的任务,说明党对高觉敷还是信任的,这使高觉敷感到很大的鼓舞。为了在下学期开好这门课,不辜负党的期望,便不管南京的夏天气候如何炎热,夜以继日地写好了头几章的讲稿,开课后边讲边写,完成了全部讲义。此后连讲四年,每年根据学生的反映和自己的思想变化,尽量修改,以求完善。本拟将此稿送交江苏人民出版社审查出版,但因在定稿以前,已面临文化大革命前夕,只好取消这个意图了。
“四人帮”被粉碎以后,心理学得到了新生。1978年,全国心理学会在杭州召开了专业学术会议。会后有二十余人到了南京,建议摘资料工作,并编写一部心理学史,由于高觉敷在解放前后开过这门课,推举高觉敷任主编。从1979年至1981年,经过两年的集体努力,全稿已送人民教育出版社审阅,争取1982年暑假时出版。

高觉敷-社会经历
1916年入北京高等学校英文部学习。
1918年由北洋政府遴选,考入香港大学文学院教育系。
1923年9月毕业,获学士学位,后在上海暨南学校师范科任教。
1926年任上海商务印书馆编译所哲学教育部编辑、主编、主任编辑。
1932年任四川大学心理学教授。
1933年夏,任广东省立勷勤大学师范学院心理学教授。
1940年任湖南蓝田国立师范学院教授。
1944年任国立编译馆编纂,翌年兼任复旦大学教授。
抗战胜利后,随编译馆回南京,兼任金陵大学教授,出任教育系主任,并加入九三学社。
建国后,初任南京师范学院筹备委员会委员兼办公室主任。

高觉敷主编的书
1952年任院教务长,1955年升任副院长。
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
1959年摘帽后,任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及心理学史研究室主任等。
1978年平反后,年已80多岁,但报国之心尤切,仍坚持教学、科研,曾荣获南京市劳动模范称号,被选为中国心理学会副理事长,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考组成员、《中国大百科全书·心理学卷》编委会副主任及江苏省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常委暨江苏省常委等职。

高觉敷-基本理论
高觉敷在心理学的基本理论上,既反对二元论,也反对还原论。他以为用还原论代替二元论是不足取的。排除二元论只有一条正确的道路,那就是列宁所主张的唯物主义一元论,也就是辩证唯物主义。
在心理学史问题上,高觉敷认为应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贯彻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过去的心理学史往往罗列各家学说,好像这些学说是在真空中产生的。其实,心理学与其他学术如政治、法律、哲学、宗教、文学、艺术一样,它的诞生和发展都是受社会历史条件的制约的。
当然,心理学也有它的相对独立性,有它本身发展的内在逻辑或内部矛盾。
因此,心理学史工作者,既要看到社会历史条件的影响,又要看到它的发展的内在逻辑,二者不可偏废。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的决定论原理,我们可以把内部逻辑视为心理学思想发展的根本原因,而将外部社会历史条件视为第二位的原因。
对于心理学各个流派的估价问题,高觉敷以为心理学家的世界观和他们在科学上的成就要区别对待,对具体的人要作具体分析,不要因为某一心理学家的世界观是唯心主义的,就抹煞他在某一问题上的科学成就,也不要因为他在某一问题上的科学成就就硬要把他提高为唯物主义者。
这是两个有联系又有区别的问题,要掌握全面材料,不要轻下断语,以期少犯错误或不犯错误。

高觉敷-学术专著
《现代心理学》(1935)、
《群众心理学》(1934)、
《心理学名人传》(1933)、
《教育心理学》(1946)
在刊物上发表评价w·麦独孤、行为主义、格式塔和精神分析等学派的文章约100篇。

高觉敷-主要论著
E·G·波林的《实验心理学史》、
S·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引论新编》
K·科夫卡的《心之发展》、
W·克勒的《格式塔心理学》等
近年撰编和主编的著作有:
《西方近代心理学史》(1982主编)、
《中国古代心理学思想研究》(论文集)(1983,与潘菽主编)、
《中国心理学史》(1985主编)、《高觉敷心理学论文选》(1986)、
《西方心理学的新发展》(1989重编)

高觉敷-主要论文
《心理学的历史经验教训》(1979)、
《我的五十多年的心理学工作的回忆》(1980)、
《西方近代心理学史的总结与展望》(1981)、
《评西方心理学史的时代精神说》(1983)。 

高觉敷-主要著作
《教育大辞典》
《心理学史讲义》
《心理学史》(包括中国和西方心理学史数册)
《现代心理学》
《群众心理学》
《心理学名人传》
《教育心理学》
w·麦独孤《实验心理学史》
《精神分析引论新编》
《心之发展》
《格式塔心理学》
《西方近代心理学史》
《中国古代心理学思想研究》
《中国心理学史》
《高觉敷心理学论文选》 
《西方心理学的新发展》

About us - 组织介绍 - 联系方法 - 加入我们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版权所有@1997-2013
粤ICP备17133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