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 -学术探索 -学者专栏 -我的老师亚考毕

我的老师亚考毕

发布人:申荷永       2012-10-18 字体:

声明:文章版权归本站和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我站连接及说明出处!

摘要:

我的老师亚考毕   申荷永

        早晨打开电脑,有Murray Stein的邮件,获悉Mario Jacoby于过世的消息。

        前不久,也是Murray Stein告知我Mario生病住院。但病情尚稳定。并且给我他住院的电话号码,我也打过去问候。

        Murray Stein特别告知,10月1日的凌晨,Mario平静安详地离开,有朋友在身边陪伴。

        即使如此,阵阵悲伤依然袭上心头。

        我在想我们最后一次的拥抱,那拥抱和告别时的感觉……我对他说,你要多多保重,我每年都会来看你,你要照顾好自己。

        那时我已感觉到,Mario的消瘦和衰老,尽管其精神依然抖擞。我坚持送他到家门口,看着他进去屋中,迟迟才肯离去。

        Mario Jacoby 1925年生于德国莱比锡,曾在巴黎和伦敦学习音乐,专业的小提琴手。他是苏黎世荣格学院早期的学生,那时荣格本人还常过来学校。每逢荣格家中宴会,Mario则被请去演奏,而与他同时演奏的,常常是多拉·卡尔夫,沙盘游戏治疗的创立者。

        整个早晨,我打开电脑中Mario的所有照片,一张一张的翻阅,依然看到他睿智的神情,他的善良,期许的目光,和会心的笑容。

        我与他的第一次分析,依然历历在目,如此的真切。那是在他Zollikon的家中,一栋像似古堡的房子。旁边有一条小溪,从山间的树林里流过。在我们的初次工作中,悠然而现一个2/3岁的孩子意象,在夏日的乡间跳跃。Mario从其书架中拿出一本刚邮寄到的书:《荣格心理分析关于婴幼儿的研究》,他的最新著作。于是,这也不无巧合,正如荣格所说的“Synchronicity”(“共时性”)。我还记得Mario说了这么一句话:“Let's work for this nakedboy”(让我们一起来为这赤裸的孩子工作吧)。那是第一次访谈,那是我们彼此的接受,那是我们友谊的开始。

        从那之后,我每周两次从“北塞塔”走去“Zollikon”,去看我的心理分析师:Mario Jacoby。

        当别人问我与Mario Jacoby做分析的感觉的时候,我说,像是音乐,Mario是音乐家,我们的分析,犹如一首首乐曲,体现在奇妙的音符与节奏之间。

        今日,Mario离去,远去于天堂。在我心中,留下这永恒的音乐和回忆。

        我的老师,我的心理分析师,我的良师益友,Mario——亚考毕。


这是Mario在其Zollikon的工作室。为我分析后,我拍下的一张照片(1999)

这是2002年,Mario过来美国访问,我们在旧金山的照片

这是去年,2010年11月,在Mario的家中


 
这是今日早晨,MurrayStein在其邮件中传来的照片,2009年我和Mario,以及时任IAAP主席的Hester Solomon,在苏黎世荣格纪念会上

 

About us - 组织介绍 - 联系方法 - 加入我们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站地图
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版权所有@1997-2013
粤ICP备17133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