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 方 心 理 分 析 研 究 院
Oriental Academy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

抱持

发表时间:2020-02-07 15:49作者:申荷永来源:文心札记

文心札记:

有心之器,其无文欤?汉字之心,实乃生之本,神之变;灵之舍,慧之源;心中有理,含心意含美德;理中有心,为玉为璞,为美为医。文心札记包含心理分析之禅思哲理,深度心理学之微言大义。缘朴率性,不求文以待形,惟其自然自己。

抱 持

如何面对来访者所带来的“问题”?更进一步,如何面对来访者的“情结”(complexes)和“阴影”(shadow),不管是在沙盘游戏治疗时,还是在梦的工作或心理分析过程中,都是考验每一位心理分析师或深度心理治疗师的关键与关键时刻。

涉及“如何”(How),那么方法与技术应有多种,但是,“抱持”,却是其中的要点。

抱持”,看似简单,简单到是否能够“抱起来”,或能够“抱得住”(Hold On);但是,如何去“抱”,如何能“持”,如何才叫做“抱持”,已是触及心理分析的核心所在。

抱持”的奥秘,尽在“抱-持”的汉字意象之中。这也是我将“抱持”用作心理分析专业术语的由来,及其最基本的考虑。

小篆之抱要比楷体显得生动:抱.jpg ,由“手”与“包”组成,表示“用手臂围住”,同时具有“怀藏、心里存有”(cherish)、“保护、爱护”(protect,care for)、“持守”(maintain)和“生育”(give birth to)及“孵化”(hatch)之义。如庄子之“抱汝生”之说(“全汝形,抱汝生,无使汝思虑营营。”《庄子·庚桑楚》);如《诗》中“亦既抱子”之语(《诗·大雅·抑》);如《周礼·大史》“抱天时”(“大师,抱天时,与大师同车。”)之喻。

“抱”中之手,金文中已是优雅舒展:手.jpg


  《釋名》中称其为“手須也,事業所須也。”《易经》“說卦”中有“艮爲手”之说,《疏》曰“艮既爲止,手亦能止持其物,故爲手也。”《禮·玉藻》篇之“手容恭”,也是生动大方。于是,心中之手,以及手中之心意,如我们的心理分析与沙盘游戏:得之於心,应之於手。


《诗经》中有“携手同行”,以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语句(《诗·邶风·北风》、《诗·邶风·击鼓》),我们“心灵花园”的基本意象,尤其是在四川震区和玉树震区时的表达,也正是“心手相牵,与你同行”。

抱中之“包”,具有“容”和“裹”的意象与本义(《康熙字典》),以及“包容”和“承担”的引申。《说文》解其字形为:“象人褢妊,巳在中,象子未成形也。元气起於子。”

段玉裁注为“妊也”;妊者:孕也;孕者,褢子也。于是,“包”之字形,象人褢妊,巳在中,象子未成形也。勹象褢其中(勹亦声)。

包.jpg

“巳”,《说文》中解为“四月,陽气巳出,陰气巳藏,萬物見,成文章,故巳爲蛇,象形。”巳、已、己,字形颇为接近,字义也有贯通。《前漢·律歷志》有“振美於辰,已盛於巳”之说。《釋名》曰:已也,如出有所爲,畢已復還而入也。而“己”者,象萬物辟藏詘形也;《書·大禹謨》云:舍己從人。孔子《論語》曰:“克已復禮爲仁。”克已言自勝也。庄子《齐物论》赞美天籁,也有“惟其自己,怒者其谁邪”之论断。

段玉裁在其对《说文》之“包”的长篇注释中,进而推演“男起巳至寅。女起巳至申。”引《淮南子》“禮三十而娶”,总结为“故聖人因是制禮,使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于是,在“抱”与“包”的古义中,也包含了《易经》“咸卦”之意蕴。

在《说文》中,“抱”被解为“袌”(俗作抱)。“袌”被解为“褱”(从衣包聲),如今的“懷抱”,也卽古文的褱袌。《正字通》曾注曰:“怀袌之袌亦作抱,转为去声,即怀抱之义。”

伏羲也为包犧(《易经·繫辭》之“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更是为“包”与“抱”,注入远古的意象与内含。

抱持之“持”,就其汉字的原型意象而言,同样意义非凡,

其小篆字形如是:持.jpg

《说文》曰:握也。从手寺聲。直之切。《廣韻》注为“執也。”《詩·大雅·鳧鷖序》:“持盈守成。”《疏》曰:“執而不釋謂之持,是手執之也。”《禮·射義》:“持弓矢審固。”于是,我们有了“持”的基本含义:握(hold)与执(hold and control)。

持由“手-寺”组成。其“手”同抱,那么,“寺”有何意?有何启示与作用呢?

《说文》解“寺”为“廷也。有法度者也。从寸之聲。”

有法度者,便是抱持中“持”的关键,也是“抱持”能为心理分析之“抱持”的理由。

观其小篆字形,寺之从“寸”之声,那么,这也正是告诫我们,在心理分析的抱持中所要把握的“分寸”。子曰“过犹不及。若失于分寸,便无从抱持。

在《康熙字典》中,引用徐铉之《说文》,注“寸”为“法度”,为“守”也。

本来,《易》中有“艮爲手”之说。《易经》艮卦曰:“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老子》也有“知足不辱,知止不殆。”的教诲。也如庄子所说:“人莫鑒於流水,而鑒於止水,唯止能止衆止。”(《莊子·德充符》)。孔子《论语》中有“止吾止也”的记载,如《詩·大雅》之“乃慰乃止。”在古语中,心之所安爲止。如《書·益稷》之“安汝止。”也即“止謂心之所止。”朱子有言:“止者,必至於是而不遷之謂。”

同时,持与侍相近。在《周禮·天官》中有对“寺人”的介绍,称其为“掌王之內人。”《註》曰:“寺之言侍也,取親近侍御之義。”

于是,寺之“侍”,也具有重要的心理分析的意义。《说文》将“侍”解为“承”。《廣韻》注为“近也,從也。”《六書故》中用作“陪側也。”段玉裁进而注为“奉”也,“受”也,认为凡言侍者皆敬恭承奉之義。于是,我们的汉字及其原型意象,我们的汉字学家们,在整理注疏汉字的缘起与本义时,已是将心理分析之要义包含其中。

抱持,是一种包容,一种容纳;一种关怀,一种保护。正是在这种包容与保护中,如沙盘游戏疗愈之自由与保护的空间,便会有滋养和蕴育、孵化与转化,如“抱”中固有之原型意象的表达与发挥。

抱持,含有法度、分寸与守护,更有亲近、遵从与陪伴;如寺之“廷”义(《说文》解“寺”为“廷”也。),其正其直,其中其平(正、直、中、平,皆为“廷”之本义和内涵);如“侍”之親近侍御,敬恭承奉。

于是,对于心理分析和深度心理治疗来说,“抱持”便是一种基本的方法和技术;同时,抱持也是一种最基本的理解和态度,尤其是当面对来访者的问题,包括来访者的症状,以及症状背后的情结和阴影;当然,也包括面对来访者的移情,来访者对疗愈的期望,以及来访者内在的治愈力量时。

我曾用“诚实、自觉与自制,为欧文·亚龙《诊疗椅上的谎言》作序。诚实与自觉,是抱持之抱”的基础;而自制”,正是抱持”持”的体现。如是,我们便能够在心理分析与沙盘游戏的实践中,去抱持羞愧、尴尬、忧郁和悲伤;去抱持移情、觉醒、领悟和希望。如是,也便是宗才法师的教诲:能持自性,法规物解。

申荷永

于洗心岛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